首頁>>>
[ 佚名 網絡 2010年7月3日]

文:淼然星漢
  好幾期前的《電視劇》的扉頁放了一張海報,《武林外傳》里神氣活現的姚晨穿著旗袍一臉滄桑地朝著鏡頭微笑,旁邊站著的不知道是白巖松還是孫紅雷。沒過多久《潛伏》就火了。火得眼里耳里都是它的評論,上著新聞學的課老師都能忍不住拿來跟我們扯。

  考完試了應付小學期實在不用太大力氣,于是就看看。想到在家里的時候坐在老黃身邊看打仗的片子的時候,他看著激動,我只要情節緊湊,也是愛看的。什么《地道戰》、《地雷戰》不提了,和平年代的戰爭戲也看了不少。

  兩日內看完30集,一氣呵成。看完后還有些發怔,細細品味的時間不夠,但留下的震撼是珍貴的。給片子留下評論的不乏對現狀不滿,對執政黨不滿的群眾,欣賞片子中傳達出的信念,但同時深感無奈,他們贊同帶著人情味貪污的站長,說得出“沒有人情味的政治是短命的政治”這樣值得深思的話,敬佩不擇手段堅持自己所信的李涯,不為金錢不為地位確實于彼時的GMD軍官形成鮮明對比的一名人物,贊嘆信仰生存主義的謝若林,他若非生于亂世,當今社會必是生意場上馳騁縱橫的風云人物……當然,他們也敬仰余則成,本是小知識分子謹慎的工作、戀愛、活著,卻一步步轉變信仰,并將之變成驅使自己行走于刀尖的唯一動力,水深火熱中獨來獨往,唯有信念支撐。這樣的人物不乏有人質疑是否過于理想化。作為思想不及大人深刻,對那段歷史不甚熟悉的我,卻因為“神秘”與“未知”的強大吸引力,對“情報”、“臥底”這樣的字眼一向感興趣,搜索欄里輸入“戴笠”、“毛人鳳”、“李克農”,鼠標下意識地點開,與自己的想象進行核對和檢查。

  信仰是一種怎樣的力量?當處于除了信仰,其他任何事物都無法約束自己的身份和處境之中,一個人面臨怎樣的心理斗爭和意志掙扎?當不知前途為何,或是明知前方就是犧牲于失敗,信仰是否就等同于固執的偏信與獨斷,也可稱之為“執著”?

  我們知道過去的歷史的結局,那就是我們的今天,因而我們能了解先人們做出的歷史選擇是對是錯,知道誰的犧牲拯救了中國,解放了多少被壓迫著的百姓,知道誰的抵抗與愚忠只能是為下風處的力量作茍延殘喘的努力,然而在歷史波濤中沉浮著的他們呢?為一直堅守的信仰賣命,旦夕間就讓這樣的信仰崩潰殆盡。他們是如何堅持?

  余則成這個人,把他定義成一個戰亂年代的小知識分子顯然是對他偉大的情報奉獻的忽視,把他定義成一個高度覺悟的人民英雄又忽視了他信仰轉變的最初動因。信仰之于他,或許從未變過,和平,和愛人過風平浪靜的日子,艷陽高照,云淡風輕。改變的只是他相信這和平可以得來的形式,和對與他一樣期待和平的千百萬老百姓的憐憫與同感,油然而生的責任感中一名英雄誕生,曾經的愛人離去,能念著“為人民服務”笑出來,因為找到信念的歸宿,得知革命的伴侶犧牲,也只給自己留一夜悲痛的時間,掩埋思緒繼續戰斗,哪怕奮斗似乎永無止境,也只用眼角流下的一行淚來向遠方等待自己的人告別。他們的親人、朋友、老師、同事,甚至愛人都不會是永遠的,奮斗是永遠的,因為信念是永遠的。

  誰能怪這一切不近人情,過于殘酷?軟弱的、多情的都陣亡了,我們對于他們,只能是脫帽致敬,同情、憐憫都不應是正確的態度。

  信仰就是這樣的一種力量,深沉如海,吞噬一切小情調的憂傷惆悵。

  只是允許我,為抱著孩子站在村口做永恒的守望的翠平投向一眼仰望與無言的目光。愿意理解成她明白一切,只是依然愿意站在那里守望。

  一定是這樣。

上一頁:《彎曲吧!湯匙》劇情介紹、影評

下一頁:《親愛的醫生》影評、劇情介紹

超級搞笑腦筋急轉彎 網站地圖

最新腦筋急轉彎   最新謎語

爆笑笑話  最新笑話  電腦版

买啥足球好